当前位置: 首页 > ruipe

浏览历史

© 2005-2019 我刚上初中上学的路正好经过表弟的放牧地方,开始他教我骑马,后来我们两个开始赛马。那次还是我的命大,在马背上掉下了,眼看四肢马蹄在我眼睛上面交错飞驰,我顿感生命已经到了尽头,两眼一闭,静听发落,没有想到有惊无险,马蹄在我的两腿之间,耳边,还有胳膊旁边留下了惊险的记忆。表弟还催马加鞭,猛然回头见我落马他乐得像个傻子似的,哈哈哈的疯笑一阵。我在马下的惨状,他还幸灾乐祸,气得我,严格的说是下的我魂不附体,好几天才缓过神来,但也成了表弟的笑料,说我的骑马技术还得向他学习。等我读到了高中就很少和表弟在一起了,整天的埋头书本,想给自己的将来找个理想。现在回想起来读书真的是个苦差事,后来我理解了耕耘与收获的关系了。就像表弟吧,功夫没有百练,起码有个好体魄。今天提起这件事有点愧疚,那时候,我家的累活基本都找表弟干,他干活不藏假,总是默默的。但谁也不能呛他,要是也怒了他就会独自在一边生闷气,谁说也不好使,就得让时间慢慢的做他的工作,这才能消气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